一樽酹江月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圈名北棠萧洛

沉迷es无法自拔

‖全职aph一人‖
阿青即是道,阿青即是理。

#涉英#短打#
Ooc注意

    垂死的天鹅眼中所见的世界是光明的。
    是海洋与天空的交织,承载着无尽的阳光与温暖。
 

    那是什么?朱丽叶张开怀抱拥抱炽烈的温暖,覆盖骨骼的羽翼也倾倒在他的身上。
    日日树涉感受到被压抑的呼吸,眼中的景色变为斑驳的色块,他被封闭了感知,听不见,看不清,闻不到,难以触碰,但是怀中的重量是真实存在的。
    天使将他僵硬的身躯舒展,他放下他的毒药,引导他直立——像是夏娃在引导亚当,从出生到成长,从成长到成熟,从成熟到衰老。这似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天使与将死之人在墓地相拥,相互依偎。
    朱丽叶恍惚间想起了罗密欧——是的,罗密欧,是正午的艳阳,是不可一世的艳阳之光。但是天使是初阳,充满生命力与威仪,引得濒死的天鹅重新回温。
    日日树涉扣住天使的腰,负距离的拥抱感使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于是他听到天使的话语:“我准许你的亵渎,美丽的生灵,我以热情点燃你的生命,我以光芒滋润你的激情,引导你踏上天堂的阶梯。”日日树涉牵起天使的手,亲吻他的指尖,轻声的耳语仿佛恋人的低喃:“我的主。我以生命为曲,同你赴死亡之路。”
    他纠缠着天使旋转,裙袂与衣袍相互连牵,发辫扫过天使的腰际,天使和煦的发被日日树涉拢在掌间。他轻托起天使,袍服飞卷间裸露的肌肤惹人留连。高贵的天使长承受着凡人一切的触碰,但这不是亵渎——他迎合他的触碰,他迎合他的抚摸,他迎合他的亲吻,他迎合他的爱——天祥院英智的眼中盛放着细碎的星屑,此时的星空都只为一人旋转。

   ——天使甘于爱。








我奶活了啊!!!奶活了!!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到!(哭泣

祝福

#诗人跟天使的故事#
#前一章请戳头像(・ω・)ノ#
#英智上线#








1.天上只剩下几个被称为星星的窟窿。



诗人迈向密林的最幽深处。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
身边是雨林漫延,头上是重重树叶,诗人捧着花束行走其间,羊毛制的斗篷随着动作在身后摇曳,他的面色柔和,像是要去奔赴与情人的约会。诗人轻哼着歌,等着面前将出现的豁然开朗,来迎接他的会是连绵成片的花海。
或许是天使也说不定。诗人这般想着,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涉。”温柔的声音自上而下的响起,诗人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扔掉手中的花束,冲上前去接住了从树上落下来的洁白。
被诗人接了个满怀的天使笑了起来,他攀住诗人的肩膀,话语中犹带些孩童的天真:“好久不见,涉。”
天使的面容在零星余晖的照耀下斑驳的美丽,诗人紧了紧接住了天使的双臂,有些后怕的叹了口气:“你吓到我了,英智。”
“我知道分寸的。”天使眨了眨那双沉于天空的双眼:“你或许忘记了,我可以飞的。”
“树木会卡住你的翅膀。”诗人放下了天使。天使的重量轻得惊人,或许就是一只鸟的重量,只有亲手触碰时才有存在的实感。
诗人拂去天使发丝间纠缠住的树叶,从掌心里变出一朵洁白的玫瑰递给天使。
“我对红玫瑰也别有青睐。”天使接过白玫瑰,发出一声轻笑:“它所代表的沉重寓意是这双翅膀所承载的不住的——无边的欲求与热烈。”
“尝试欲望与热烈?”诗人张开双臂惊叹:“我沉溺于你的容颜,你惊人的话语——我还能更爱你些什么?背德的天使?”
“难道欲望与热烈独属于深渊的魔鬼?”天使爱怜地抚摸着白玫瑰,眼神里沉浸着的是冷静与疯狂:“为什么要奉以天使为纯洁?他们是万物最可能变为恶魔的物种。”
诗人牵起天使的手,沿着渐趋黑暗的林道向前走去。四周的树枝张扬着爪牙,像是交错的铁索封住了去路,诗人的声音低沉,是大提琴的和弦:“人们不曾被天使拥有,便仅以假想为真,奉之信仰。”而我却牵着天使的手。诗人默默的想着,更用劲的抓住了他。
天使笑起来,缄默了言语,跟着诗人静静的走着。
面前出现的花海在月光下安静又冷淡,萤火虫为花朵穿上轻纱,零星的星辰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密林深处与外界是仿佛隔了一个尘世的梦幻。
诗人与天使并肩站在花海里,渺小的如同一朵普通的花。天使抬头看着天空,微笑着开口:“你看。”
他说:“天上只剩下几个被称之为星星的窟窿。”
诗人在天使的指尖上落下一个轻浅的吻,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溢满了星空的柔情。
“正因如此,你才落入凡尘。”
诗人说。






这是第二章!
这篇的初衷是想写写表面上被抓住无法离开的是英智而实际上被抓住不让飞走的是涉涉!
这种互相禁锢又甘之如饴的爱情感!
希望能表达出一些我想表达的!
争取10章完结——

#涉英#祝福#

#ooc注意#
#诗人与天使的爱情#
#奇人出没#








0.在困倦时,在旅途中,每一朵花都是他的名字。



诗人捧着手中的白色玫瑰,像亲昵恋人一般亲吻着花瓣。
他坐在昏暗未点灯房间的窗边,外面是白日与黑夜的交响曲,橙黄倾泻在他银蓝色的发上,带着浸了水的光泽。但他仿佛没有听见夕阳的呼唤,只自顾自的吟唱着咏叹调,是念诵给光明的赞美诗:“在困倦时,在旅途中,每一朵玫瑰都是他的名字。”
“「他」?”有“哗啦”的水声响起,屋外花园的水池泛起了涟漪,蓝发的人鱼在临着窗户的地方浮出了水面,他的嗓音有着奇特的韵律,语气是孩童般的天真:“是谁?是「恋人」吗?”
“是天使,我的朋友。”诗人放下玫瑰,起身在屋内做了个开演的起手式,他转身朝向窗户,像是朗诵台本般富有感情的开口:“我相信他是掌管光明的天使——他的发柔软而耀眼,是掺杂了阳光的绸缎;他的眼睛是湛蓝的天空,又是深邃的海洋;他的面容是古希腊最优秀的雕刻家也无法雕琢的美丽——看见他的第一眼,我误以为我坠入了爱琴海的中央。”
“哇,好像一首「诗」。”人鱼趴在窗沿上,尾巴拍打着水面,语气轻快的要吐出泡泡:“「天使」也会有名字吗?”
诗人沉静地笑起来,他把目光投向房间的角落,好像那昏暗的地方会走出些什么。
“那是当然的,奏汰君。”刚醒来的血族伸展着身体,从一边的酒柜里取出一瓶血液。他用低沉又慵懒的声音说道:“自诩高贵的天使们往往会将自己的名字托付给一个重要的人。”血族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诗人:“吾辈的友人拥有了一位天使?”
“不。”诗人向后倒去,跌进了柔软的座椅,他从指尖变出一枝红玫瑰,温柔地眯起了双眼:“是他拥有我。”






先发一点——

买招募券的时候手抖抽了一发,是真手抖……当时出来是英智的时候我还在心里唾弃肯定是三星浪费我一张招募券……然后我就疯了。

我靠我靠!!帽子屋英智啊!!单抽啊!这个国庆我怎么这么欧??光光也是单抽出的——行了月考肯定跪。

#涉英#同居妄想#段子♪#

ooc注意



1.看完日日树涉出演的话剧录像,天祥院英智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
   “怎么了,英智,遇到了什么令人不愉快的难题吗?需要小丑的帮助吗?”拿着布丁杯子从厨房里出来的日日树涉发觉了自家皇帝的不对劲,凑到天祥院英智身旁,关切的询问到。
  “唔、”天祥院英智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裙子诶,可以的话我也想试试。”
   “饶了我吧英智。”日日树涉举着勺子做投降状:“忍住不吃掉你是很痛苦的☆”
   “这样啊——”天祥院英智抬起头,看着日日树涉:“那我就更要试试啦♪”
   “那我绝对绝对会把你吃掉的♡”日日树涉俯下身在天祥院英智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用充满爱意的心情☆”



  “对了,涉,把布丁放回去,不准偷吃。”
  “诶——皇帝陛下好过分☆”




2.埋在被子里拒绝起床的皇帝大人
使出浑身解数喊人起床的小丑
十五分钟的僵持终结于一个甜蜜的吻。



3.想要看恐怖片的英智
毫无回旋余地拒绝了的涉
“涉,我要生气了。”
“我也要生气了。”
#论两个小学生吵架#



4.“涉。”
“什么事,英智?”
“叫叫你。”
“那就亲一下吧☆”



嗯其实只是自己的妄想啦,私以为这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是那种撒糖甜甜甜的情侣☆然后也会好好说人话×

2跟3是我想写的场景!
  

嗯、小段子,十分短小×
接之前的性转设——
ooc注意

吵架冷战了一段时间的两人(前提)

“英智、好软,抱着好舒服——唔。”
“埋胸的话我可不是一个好选择哦(推)”
“……那可以揉吗☆”
“不行,请去揉自己的。”
“诶——抱抱可以嘛——”
“不要,我还在生气。”
“那,kiss呢?”
“……不行。”
“唔、fufufu——啾♡”
“等、涉,我说了我还在生气!”
“用亲亲让你消气☆啾♡”

蹲在地上收拾文件的弓弦表示求你们注意注意场合。
跟弓弦一起收拾文件的真绪表示究竟是饭不好吃还是手机不好玩我要来学生会工作。
你说敬人?
拿弓去了。
桃李:“日日树前辈,恭请上靶。”

嗯大概是企图用撒娇夺回英智注意力的涉跟早就不生气了却还要装出一副生气样子的英智×
好啦我知道很ooc啦但是我就是很想写涉撒娇啊(打滚)

性转注意!!
雷!
不喜请跳过×






日日树涉:依旧是长发团子头(咦?)哪怕是平时也会在头上别上姣美鲜艳的白百合。叛逆的奇人当然不会爱着古板无趣的校服,比起偷偷的改短一格裙子的其他同学(lmq)要粗暴得多,大刀阔斧的裁去了一半,内搭半身的大腿袜,顺便一提胖次是纯棉款加蕾丝边×
    胸部的话——cup D到E? 所以马甲的扣子只能扣起最下面的三颗。声音稍稍有些低,用本音说着情话的时候分外撩人。
    在舞台上并不安分,时常让英智担心她走光的问题,尝试过及膝的紧身裙,但是太限制自己放飞自我了,改成了包臀小短裙(嗯,大概腿边还有开叉吧)又美又撩,粉丝是男女均分,因为专业的歌剧唱腔也有一批不在少数的艺术类粉丝。
    哪怕是私服也是颇为华丽的戏剧风,很珍惜GUCCI的一件旧式绣花深蓝大衣×大概是英智送的?冬天的衣服有很多件都是毛毛领。虽说是素颜派,但是化妆的技术确是一流,对细腰的姑娘很有好感,为此友也没少被她蹭豆腐×

天祥院英智:长至腰间的奶金色发,发梢微卷,有精心打理过的痕迹,举止得体的名门小姐。少数的初始校服派,哪怕是古板无趣的服装也能穿出idol的清爽感,袜子是校服配套的半腿袜。内衣是棉质的纯色系,以淡蓝色和鹅黄色居多,总之十分的赏心悦目♪因为病弱的关系所以身子格外瘦削,但是并不是那种令人震惊的瘦骨嶙峋,胸部大约是B?
    由于长相的原因,扮起无辜来十分得心应手,但是如果单以外貌来衡量她的话可是会吃大亏的。声音是温柔的姐姐音,演出服是少有人能驾驭起的及膝中长裙,粉丝意外的以少女居多——或许是被女王大人的魅力所折服了?
   私服是走大气优雅的名媛路线,裁剪得当的连衣裙几乎是衣柜里的主打,虽然高跟鞋也很好但是更喜欢玛丽珍鞋,意外的增添了几分少女色彩——香水偏爱Bvlgari家的线香白水晶,有时也会用家中调香师送来的香水。素颜派少女♡

相处大概是↓

“英智换了香水吗?很平时相比——嗯……要清爽一些呢☆”
“啊,闻出来了吗?我觉得跟之前的好像没有差很多呢……”
“还是有不同的哦☆唔、凑近闻就更明显了。”
“啾♡”
“哇,英智你偷袭我!我要亲回来!”
“哈哈,不给你亲哦♪”
“好过分!不过说起来,这个香水我总觉得在哪里闻过呢……☆”
“啊,跟朔间酱是同系列的哦~”
“……好过分!这次真的好过分!!我要吃醋了!你的日日树涉要生气了!不行,我要抱一下!”
“好好——”
“啾♡”

↑这种感觉♪

小段子☆

ooc注意
我流涉英注意——

    接吻之后头发不可控的缠在了纽扣上。
    “哪怕是再灵巧的手指也无法解开它吧。”口头上无奈的日日树涉叹了口气:“令我都无厘头到惊讶的事件☆”
    “啊,找到了。”一直翻着口袋的天祥院英智发出成就达成的声音,笑眯眯的举着一把精致的小剪子解释道:“之前找转校生借的,忘记还给她了。”
    “哦呀,皇帝陛下要剪掉小丑的头发吗?这真是令我伤心☆”日日树涉摆出一副受了伤的样子,看着天祥院英智故作委屈的说道:“可以要一个安慰的吻吗,皇帝陛下?”
    “不——行。”天祥院英智用剪刀把自己的纽扣剪下来:“漂亮的东西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损坏♪给你♡”“这么轻易的交出了第二颗纽扣——真的好吗,英智?”日日树涉接过纽扣,反手收进了胸前的口袋,由着自己的头发还缠在上面,往前凑近一些,看着面前的人。
    “不喜欢吗?”天祥院英智伸出双手捧住日日树涉的脸轻轻笑道:“顺便一说,涉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哦。”
    “啊啊,真是直白的可爱啊,皇帝陛下☆”日日树涉伸手握住了覆在自己脸上的手:“那么,我可以要一个充满爱意的吻吗?”
    “当然♪”

门章臣:败坏风纪,日日树涉出去罚站(luck down)
   

无心小丑

短打
ooc注意
依旧我流×

   东街的日日树涉是个小丑。人们如此说到。
   不用夸张的妆容,不用卑微的讨好群众,他可以只用一个面具,辅以一些简单的道具,逗得孩子们欢笑。
   日日树涉是个天生的小丑。
   
   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心脏才是自己成为小丑的重要天分。
   左边的胸膛空落落,流通与堵塞的感觉在之中相互交织,除了夸张的笑容以外也摆不出什么其他表情,空洞的眼神只好用面具遮盖。
  “你知道我的心去哪里了吗?”日日树涉问着镜子。

   孩子们把日日树涉拥在中间,欢呼着方才那令人惊奇的魔术。日日树涉从披风里面掏出一只白鸽,将它递给金发少女,轻声问道:“你见过我的心吗?”
   少女听见了他的问题,她疑惑的抬起头:“心可是很重要的东西,您怎么能把它弄丢了呢?”
   “不是我弄丢的,我漂亮的小姑娘,”日日树涉绽开平时的笑容:“在我发现之前,它就已经不见了。”
   “既然是这样,”少女对日日树涉提议道:“你可以去见一下皇帝陛下,他是这个国家最博学的人,我想,他应该见过你的心。”

    日日树涉有时候会想起些什么。
    从残损的记忆碎片中捕捉到的支离片段。
    大片的奶金色和湖蓝色侵占了头脑,仿佛是遇见了象征幸福的青鸟。
   身躯上披着锦帛与绸缎,戴着做工精致的皇冠,坐在高高的天空之上,如视蝼蚁一般看着世界。
  每当他的视线扫过,日日树涉便会觉得空无一物的胸口沉重的,又逐渐于快速的跳动起来。
   他知道我的心在哪里。日日树涉仰望着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这般想着。
  “听说你想见我?”天祥院英智缓步迈下台阶,红绸缎披风在身后蜿蜒成河水。皇帝陛下笑着走到日日树涉的身前,又重复了一遍:“你想见我?”
   “……是的,皇帝陛下☆”日日树涉弯腰行礼,又直起身来道:“请问博学的皇帝陛下,您见过没有心的人吗?”
   “没有心的人?”天祥院英智笑眯眯的重复一遍:“人偶便是这种东西呢,我曾在邻国的帝王手上见过,虽然没有自我意识,却能替他人传达话语,是个有趣的东西。”
    那我是人偶吗?日日树涉暗自想到,原来自己是个人偶啊。
   “不过你不一样。”天祥院英智往前几步:“你是一个被偷走了心的人。”
   日日树涉认真起来, 他轻声问道:“那,你见过我的心吗?”
   “见过哦。”天祥院英智温柔的笑了起来,他牵起日日树涉的手,覆在自己的左胸膛,说道:“在这里。”

日常我流☆